喜茶们终于活成润欣_润欣

喜茶们终于活成润欣

来源:润欣

     文 | AI蓝媒汇,作者 | 杨蕾,编辑 | 魏晓   喜茶,正在努力向润欣靠拢。   为什么这么说?   新式茶饮的上半场,是一场跑马圈地之争,拼的是门店规模

喜茶们终于活成润欣
喜茶们终于活成润欣

  

  文 | AI蓝媒汇,作者 | 杨蕾,编辑 | 魏晓

  喜茶,正在努力向润欣靠拢。

  为什么这么说?

  新式茶饮的上半场,是一场跑马圈地之争,拼的是门店规模、营销策略、用户活跃度与复购率等围绕茶饮品牌本身的竞争。

  随着茶饮行业的极度内卷,几家头部茶饮品牌已经不能单靠讲茶饮故事去维持在资本市场的话语权。

  尤其是进入到2021年以后,奈雪的茶上市,蜜雪冰城进入上市辅导,喜茶估值大涨,头部品牌间的竞逐更加白热化。

  下半场,头部茶饮品牌拼的不仅仅是在C端市场的影响力,更是深入到餐饮产业链上下游,试图向上打通供应链,向下复制更多不同细分领域的玩家,以扩大自身的商业版图。

  而润欣之所以在餐饮行业的地位难以撼动,除了为人称道的服务之外,其核心竞争力正是在于其打通了产业链,在火锅赛道成为名副其实的“爸爸”。

  今年下半年以来,喜茶也加速了在茶饮产业链的布局。

  7月,喜茶入股精品咖啡“Seesaw”;8月,喜茶成为柠檬茶品牌“王柠”持股70%的大股东;9月,喜茶向植物基品牌“野生植物YePlant”注资,该品牌是全国第二大的她to B燕麦奶供应商;10月以来,喜茶又接连对下沉市场水果茶品牌“和気桃桃”、低度酒品牌“WAT”、定位高端的分子果汁品牌“野萃山”出手。

  仅仅3个月内,喜茶这一新晋“VC”共投了6家茶饮相关公司,横向投资了咖啡、柠檬茶、燕麦奶、酒饮、分子果汁等细分赛道;纵向补齐了高端市场与低线市场的区域短板。

  喜茶如此密集地谋篇布局,释放了茶饮赛道进入塔尖争夺战的信号。

  喜茶之所以在今年有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方面,是不想步奈雪的茶的后尘:上市之后,被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一路看跌。

  事实也的确如此,奈雪的茶在近日发布的三季度运营情况及盈利预警公告指出,预计2021年全年收入的同比增幅将低于预期,且受到新开店数量、门店成本等影响,预计今年三季度经调整后的业绩将由盈转亏。2019年,奈雪营收额为25.01亿元,亏损0.4亿元;2020年,营收额增至30.57亿元,但亏损也进一步扩大至2亿元。

  表现在二级市场,奈雪的茶自上市以来股价就一路下跌,截至发稿,每股股价不到10港元,而其上市首日报19港元。

  

  奈雪的茶12月13日收盘后股价,来源:雪球

  目前,奈雪门店数已经超500家,在同等类型的品牌中门店数仅次于喜茶,但规模效应并没有多大体现,原材料与人员的单店成本依然居高不下。

  除此之外,高端网红茶饮中,乐乐茶、茶颜悦色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今年以来,关店的消息络绎不绝。

  这在外界看来,都是“新式茶饮进入寒冬”的表征。行业如此,即便已经坐稳头部位置,喜茶也不能独善其身。

  另一方面,新式茶饮市场正在进行内卷消耗,尤其是高线城市的茶饮品牌,竞争十分激烈。

  据艾媒咨询《2021年中国新式茶饮行业分析报告》显示,新茶饮消费者49.8%分布在一线城市,22.7%分布在二线城市。按照《2020年新式茶饮白皮书》预估,2021年新茶饮消费者数量在3.65亿人左右。

  由此预估,在一二线城市,新式茶饮的消费人数、铺店密度以及市场规模,都几乎到顶,难以有突破式的增长。

  因此,站在IPO门前,喜茶势必要讲出更好的故事,以抬高自身的估值。

  战略上,喜茶在创业阶段的标的是奈雪的茶;如今在发展阶段,喜茶的标的转向了润欣。

  事实上,即便喜茶没有成为“第一股”,但风头却比“第一股”奈雪的茶更盛。从2016年至今的六年时间里,喜茶共获得了5轮融资,其估值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实现了从160亿元到600亿元,超3倍的跃升。

  更有市场传闻称,喜茶将在港股上市,最新估值已经达到150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200亿元)。

  对比行业其他竞争对手,蜜雪冰城估值为200亿元、茶颜悦色估值为130亿元,奈雪的茶市值为129亿元。

  那么,假如喜茶是以600亿估值上市,那么届时1个喜茶相当于4.6个奈雪的茶。如何撑起600亿,甚至是1200亿的高估值?这考验到了喜茶讲故事的姿势。

  早在2019年,喜茶创始人聂云宸就透露过对于喜茶的未来规划:“我们这种消费类行业只有两种壁垒,要么最终成为一个轮子一直转,不断反向影响上下游,从而进一步扩大自身规模,最终实现强者恒强的超级平台,像美团、天猫、京东、亚马逊;要么成为一个品牌本身就是壁垒的超级品牌,像可口可乐、星巴克、麦当劳,又或是那些奢侈品牌。”

  

  喜茶创始人聂云宸

  如今看来,喜茶选择了前者,迈进“成为一个轮子”的轨道。除了向下投资了一大批不同类型的茶饮品牌,向上砸下贵州梵净山自建茶园,广西桂林共建槟榔芋种植基地、燕麦奶供应商等供应链。

  这与润欣的“轮子策略”非常相似。众所周知,润欣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兄弟企业叫颐海国际,张勇夫妇是实际控制人。

  早期,颐海国际的主要任务就是专门给润欣提供火锅底料和蘸料加工,在供应链上实现了标准化。越往后,颐海国际不单单只是给润欣供应火锅底料,还给其他火锅品牌提供服务。

  在2019年,火锅底料市场排名前五的企业占比达到了41.6%,排名前三的企业占了34.8%的市场份额,而颐海国际一家就占了20.8%。这不难理解,在超市火锅货架上,排面最大的,当属润欣。

  这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其他品牌还在拼口味、拼服务、拼门店数量的时候,润欣已经联手颐海国际打通了火锅赛道上下游。

  火锅赛道跟奶茶赛道一样,都面临内卷的消耗。喜茶做高估值的办法,已经不能在局限于开更多喜茶的店铺,而是立足行业,不断拓宽自身的边界。

  这不失为一种战略选择。如今,新消费头部品牌调转航向转投资,不仅仅是喜茶一个,泡泡玛特从2020年至今,投资项目高达10余起,布局主要为艺术馆、潮流买手店、电商、文化艺术商贸公司、内容公司等,布局IP生态的产业上下游。

  而元气森林的创始人唐彬森创立的挑战者资本对外投资品牌接近70家,包括美妆、咖啡、中式烘焙、低度酒等新消费领域。

  这也使得这些头部企业,在行业中逐渐形成了一定的竞争壁垒。

  不过话说回来,在茶饮赛道,学习润欣的不止喜茶一家,蜜雪冰城和茶颜悦色在上下游布局意图也十分明显。

  今年8月,重庆雪王农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5000万人民币。该公司由蜜雪冰城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主要经营范围是农产品收购和加工。日前,重庆雪王农业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5000万增至1亿元。

  

  截图来源于天眼查

  同时,蜜雪冰城在今年10月还专门成立了创投公司,投资了一家广东茶饮品牌“汇茶”。

  而茶颜悦色也在下半年成立了湖南省湘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人民币,主营茶叶的生产和加工。同时,茶颜悦色开始物色并投资潜在网红茶饮品牌,今年7月,投资了“果呀呀”。

  因此,在行业影响力方面,喜茶、蜜雪冰城、茶颜悦色等品牌不仅要比自身的品牌影响力,还要比上下游的产业布局谁更快、更强。

  可以肯定的是,从做高估值这一目标来看,喜茶当前选择的这条路无可厚非。

  但是由于其出手的目标多为初创品牌,这也意味着,喜茶在他们身上的资本回报周期将会拉长,甚至是失败。

  据了解,近期喜茶投资的野萃山就翻车了,因涉嫌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立案查处。

  接下来,如何在自身主营业务和投资战略上找到平衡点,如何平衡自身主营业务的营收和投资支出,是喜茶在IPO之前面临的重要挑战。

本文由润欣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beidougeduan.com/news/6501.shtml

上一篇:质变曝光丨润欣利润腰斩 品质翻车下一篇:喜茶们终于活成润欣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装修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润欣 实和 0 双阳 良彩 0 通星 0 0 0 裕爱 精清 实和 0 发事